?水凝12?

夜夜夜夜:

心照一生




1. 不是文,就是个有点长的缉毒警察脑坑!拼接我和 @韶华偏安 的聊天记录而成!杀一下寂寞的没有动静的TAG TxT


2. 我们不生产文,我们只是脑坑的搬运工~~(>_<)~~


3. 想让大家都耍个帅!没有逻辑没有文笔bug众多,只是想娱乐我CP的小伙伴><


4. 前半段还有帅帅的于锋大大和老林,后半段只有叶乐叶乐叶乐!慎!


5. ↑老吴哼的那首歌,务必打开听一下。


6. 老魏的番外《走四方》请走:http://sirlee.lofter.com/post/27eb9d_1a08559






于锋作为百花的缉毒警察,在一次任务中卷进了联盟的机密任务,荣耀。在这过程中被毒贩识破警察身份,而张佳乐作为联盟里第二批潜入组织的卧底,此时正面临第一次的信任危机。




张佳乐原来隶属于百花,后来因为一次任务中,警方后援到达不及时和乐哥自己没太意识到而造成搭档重伤,张佳乐引咎辞职,再也不能进入警察队伍,只能去北京述文职。后来遇到了专程找来的张新杰,问他真的能放下吗。再后来张佳乐就加入了霸图,正式加入卧底任务。


百花的警队对于原队长张佳乐加入霸图一直很有意见,但于锋自从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和张佳乐面对面之后,反而明白了他的选择。




枪被塞进张佳乐的手里,毒贩逼迫他证明自己的忠心,要他做掉这个条子。而他用枪指着于锋的时候的非常犹豫,大家同是警察,都是为了信仰。于锋看的清楚,他相信张佳乐。于锋抓住他的枪抵在自己胸口上,旁边还有毒贩盯着,张佳乐百般无奈开了枪。




于锋其实是天生镜像心,他有意识的引导张佳乐的枪堆在左心房上,其实风险仍然很大,索性虽然失血很严重但是身体底子好,他修养了好几个月,最后活了下来。




张佳乐性格不错枪法好还有股时不时透出来的狠劲,在毒贩那里混得开,加上林敬言在下面给他接应,“乐哥”其实爬得很快。


老林算是乐哥的下线接应,平时做的是小事,人缘不错,和当地流浪汉小混混的毒贩混的挺好,拿到很多野路子情报。


一般像老林这样算是组织内部的人其实不会管流浪汉的死活,但林敬言有时候会给大家带点吃的和小情报,间接救过几个人,慢慢传开了,最后大家都很愿意给他面子,这也是林老师的情报网。




于锋这件事情过去以后组织其实对张佳乐还是不太放心,加上有新的毒品要流入,就准备开始内部的清洗。


其实除了张佳乐之外,还有一些人也有卧底的嫌疑,有一点问题的一个都不留。


组织内部需要一次彻底的大清盘。清洗的宗旨就是,手上沾过白或者红的人,都不能活着离开。


老林的情报网知道他在组织里不算什么人物,但帮着做一些零碎的白面买卖,就提醒他说,听说最近要弄死一批人,你能走就走吧。




联盟其实不止霸图一支队伍参与荣耀行动,而参与的每一支队伍都有自己的代号,比如霸图和蓝雨,一看名字就知道是由哪个地域的警力组成。


但他们始终没有遇见过别的人,可能是各自职能的不同,大部分人没有接头。


各个队伍都只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参与了这次活动,但有多少人,是谁,分别负责什么,是联盟的最高机密,参与者没有人知道。




老林听说清盘计划之后就和老韩联系了,老韩的意思是如果有必要,可以让张佳乐撤回来。


但清洗已经自下而上的开始了,林敬言回去以后就被盘查了,去哪儿和谁见了面。但盘问很快就结束了,有更多的时间需要被花在更值得关注的人上面。林敬言平时日看起来比较无害也没什么手段,就被反锁在无人看管的房间里。


林敬言急着去找张佳乐,而只是上了锁的房间根本关不住他,林敬言很简单的就跑了,但路上被人劫道,身份暴露。


林敬言平时经常穿个白衬衫套个西装,打架的时候一摘眼镜,西装外套脱了,衬衫袖子挽起来到手肘,向后一撸头发露出额头,然后在雨里笑着说:“来。”


他潜伏经验丰富,平时看起来温和其实该出手的时候特别狠,直接杀了出来,但他身上没枪,全凭近身格斗技巧,乱斗中被枪伤了侧腹。




林敬言知道自己杀人逃走的事情很快就会暴露,这时候他不能去接头的地方,就去了破败的渔码头。


那里都是做黑生意的渔夫,给钱就走,但下的大雨也没几个人想出船。


整个渔码头臭气熏天,林敬言穿的白衬衫被血和雨水浸透了,血流在地上和腐烂的鱼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肉块混在一起,林敬言突然觉得这大概就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段路了。


船老大看了看林敬言,也知道他算是这里的老好人,没太为难他,就说你进船躺会吧,一会雨停了你要没死,我就送你出去。


那些渔老大其实都很精明,要换了是别人一身血,又是敏感时间出海,说不定早被人报信直接打死或者丢海里去了。




就在林老师模模糊糊的觉得自己要殉职了的时候,来了一个人。


那人走进船舱,遮住了唯一的光源,林敬言看不清楚来的是谁。而那个人似乎是笑了一下,就给老林把衣服脱了简单清洗了一下伤口。


林敬言被他弄的疼的有点清醒了,就看到那个人笑嘻嘻的看着他,说:“林大大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惨呀,这回轮到我来救你了嘿嘿”


林老师突然一个放心了,就昏死过去了。




林方其实就是以前呼啸协同警校分部一起出过任务,方锐大大那时候小,还是林老师从蓝雨分部那里挖来的,老林就特别罩着他。


方锐和林敬言磨合训练的时候老是受伤,一直都都是林老师照顾的。




然后就是乐哥这里,一般情况下他和林老师约定每逢被5整除的日子就要见一面,交流情况。


但这一天林敬言没有来,张佳乐也还不知道内部开始了清洗,但也清楚上面可能还不是很信任他,隐约觉得要出事。


他真正察觉到不对劲的那天,是发现身边“小弟”都被换了一拨人。


那些人对他挺不客气,喊着乐哥,其实很不买账。




张佳乐有次被挑衅,新来的“小弟”中的一个人喝了点酒,就指着他鼻子说他娘炮,乐哥本来担心老林就心情不好,周围那些人又都不是好东西,自己之前还亲手杀了于锋,正好全部火气就发在那人身上。


开始还有人帮着说妈的张佳乐你敢打自己弟兄!乐哥的狠劲就上来了,一拳头打掉了人家的门牙,捏着他的脸说:你再说话一起打。


乐哥最后把喊他娘炮的那个人打到失去意识,拎到上面去见人,其实也为了借机打探下情况。


上面也还没确定乐哥到底是哪里的人,表面上站在张佳乐这边,就说这人被你打的半死不活的你的气也出了,弟兄们下回注意一点,这可是你们的乐哥。




乐哥一看他这态度,知道多半还对自己有怀疑,心下也有盘算,但他担心老林,不知道他是离开了还是遇害了,接头的地方也不敢再去。


那次之后乐哥身边的人倒是对他稍微克制了几分,乐哥现在身上没有老大给的任务,就闲下来了,开始观察几个新小弟。


除了上次挑衅劝架的,跟着起哄的,喜欢喝酒的,嗓门大的,还有一个有点游离在他们之外,不太讲话,就像例行公事一样跟着出现的小个子。


然后有一天这群“兄弟”气势汹汹的来“请”乐哥去他们老大那儿。


乐哥一走进去就发现气氛不对,进门之前还被搜身,把枪收了。


进去看见老大坐在那里皮笑肉不笑的,说:“张警官,好演技啊。”“张警官真是心狠手辣,为了保全自己,后辈也下的去手亲自杀掉啊。”


乐哥平时神采飞扬的,像个小年轻,没啥人见过他特别严肃的样子,当下他就冷了个脸说:什么意思。


然后那老大就把乐哥警校得的奖一溜全报了一遍,再把于锋的情况一溜报了一遍。还问乐哥,我说的对吗。


乐哥说哦,我当什么,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给你们卖命。




他这么说其实也没有把握,按理说他百花的警籍已经注销,霸图没有他的正式在职证明。


他当年混进毒贩组织用的是霸图伪造的假身份,但霸图线人保护的相当到位,照理警校记录也不应该能拿到。


联盟对这个毒枭组织的清扫进行了很多年,其中很多次只差一点,但真正出击的时候却扑空。


很多警员在潜入的时候失败,而这些年也不断有人暴露。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点。


联盟里出了内鬼。




那老大看乐哥这么淡定突然笑笑说,乐哥不愧是当年警校第二的毕业生,这点小风浪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上头其实对你一直也很满意,就是有一点,你从来都不碰毒?


那人接着说:“一会上头要来个人,老大身边最得力的帮手,非常重要,我们不能留不信任的人在身边。”


“上面一直很欣赏你,就是一直,还缺点什么。你也知道,你下面那个林敬言,出了点问题。”


乐哥心里咯噔一下,他不知道老林出事了!


他一着急就问:林敬言怎么了


那个人就笑的很神秘。


乐哥自己也觉得唐突了,就说,大家这么多年兄弟了,我没法接受。


那人也没继续说什么就挥了挥手,过来了两个小弟。一个拿着面,一个拿着枪。


他说其实很简单,老大很欣赏你,但我们疑人不用,现在你二选一。


“我没有很多的时间给你,你要是不选,5分钟以后枪还是会响。”然后摸出了沙漏放在桌上。


然后那个拿着枪的人就打开了枪上的保险,指着张佳乐脑袋。




乐哥其实心里明白,自己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在对方手里,不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但显然现在的问题有点脱离他的控制。


乐哥盯着沙漏盯的眼都红了,怒极反笑,笑的特别邪气,就拿了那个卷烟(里面是毒品)拿起来抽了。


临到头上他也没想太多,就觉得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活着,还有机会把任务继续下去。


然后那个人倒是笑了,说:好,张佳乐!以后就是自己兄弟了!以前有什么对不住的你别放在心上。这瘾以后你要是犯了,尽管问大哥要!一会你跟我们一起去见人!


乐哥面子上很潇洒,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刚想说点什么然后就吐了。


那人还挺开心,就说没关系,第一回都是这样,以后就好了。


乐哥拳头都要捏碎了!还一直吐,到后来都是酸水。


那边的人显然对张佳乐特别满意,一直夸他说他有胆识老大其实欣赏你很久了,但这几年出了点问题,对谁都不信任,你以后就跟着那个谁谁有好日子过!


还说你,吐完了赶紧收拾一下,你这反映正常的不用担心,还说现在年轻人像你这样的不多了Balabla




门被突然推开,乐哥吐的昏天黑地的,也没朝门口看,就听见来人说“呵呵,我说你怎么还是这几招啊,用不腻啊”


整个房间的气氛忽然开始紧张,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躁动,刚审着张佳乐的人突然就从椅子上弹起来,跑到门口一脸谄媚的说“叶哥你怎么提早来了!”


乐哥特别震惊看向来人,他们当年从霸图出发就知道这个任务整个联盟多少都有熟人参与,但每一个组都有自己的联系方式,只有负责接应的部队会和上面的队伍联系。


其他尤其是像霸图这样的单部队能力非常强的队伍,几乎完全不知道外线有谁。


事实上乐哥渗入之后除了自己队伍的老林,百花的于锋,他一个联盟内的人都没有遇到。


整个缉毒工作战线拉的太长,他们都不知道当年参与计划的成员还有多少人还活着。


其实走到今天,联盟已经损失了太多精英,像于锋这样运气不错的,这么多年也就他一个。


后方对任务成功可能性已经抱有越来越多的疑问。




乐哥和老林有时候也会聊起未来,会开玩笑说也许就一辈子混在毒贩堆里,最后忘了自己是谁,成了真正的毒贩也说不定。




但这个时候叶修出现了,张佳乐记得,在以前的无数次对战演习中,几乎哪里有叶修哪里就有胜利。他开始恍惚的觉得,也许这一次他们能胜利,能完成荣耀。


而叶修看都没看他一眼,自己挑了个正中间的位子一屁股坐下来,翘了腿点了烟,旁边立刻有人端了茶送上。


叶修抽了口烟才把目光转到张佳乐身上,张佳乐惊觉自己连叶修现在是敌是友都不知道,却产生了这样盲目的信任,顿时为自己的松懈感到后悔。


老叶一看他趴地上吐成这样就笑了说“乐啊,还行不行了”


张佳乐在警校的时候体能是弱项,为了出成绩没少跑吐。后来正式考核的时候,他死命跑了个第二,在终点线那吐的不行,那第一个冲过终点的叶老不休就会绕个圈慢跑到他面前,张口就是“乐啊,还行不行了。”


乐哥一个即视感就想来一句“你妹!”一句你刚说一半,恶心的感觉就又上来了。


最后吐的腿都软了,眼睛也花了,老叶夹着烟挥挥手说,熏死了谁给他倒杯水啊。乐哥这才坐了下来。




之前审着乐哥的人看见老叶简直换了个脸,看他们认识,就问了。


老叶“呵呵,以前在军校我第一他第二,可熟了,你不都知道么”


老叶捞了乐哥一把之后找了个机会单独跟乐哥聊了聊联盟现在的状况,乐哥意外的发现老叶已经走到了最核心的地方。


乐哥还在担心今后他就是个被毒品牵住的人了不知道要怎么办,老叶就神秘的笑笑,跟他说只是普通的烟,馋了点东西。


其实老叶陆续安排了很多人渗透进来,救了很多人。乐哥身边那个不讲话的,是莫凡,把东西给换了。


乐哥也没想到他混的那么好,他还在这苦苦地摆脱信任危机呢,人叶修已经混进核心等时机成熟了。




当天其实两个人聊了很多,乐哥跟老叶说了霸图的情况,讲到老林和于锋乐哥还很唏嘘。


叶修这么多年也被不少人误解过,身边也牺牲了很多人(后面会讲到)。老叶看到乐哥,其实挺感同身受。




张佳乐其实一进组织就风头很劲,老有人羡慕他爬的快,就说他是小白脸。乐哥当年埋头想着怎么混上去,也没计较。


但时间久了,乐哥又不找女人,就慢慢有风声说他是兔爷,还有胆子大的觉得乐哥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就想来搞他。最后被乐哥打残了。




老叶看乐哥现在这个样,过去了这么多年还是一个精神的小年轻,好好收拾一下应该的挺好看,心里有点高兴,心思就活络了。


叶修突然伸出手撩了撩乐哥的辫子,笑笑说,这个造型不错啊。


张佳乐被他笑的背后发毛,警惕的问他你要干嘛,老叶就特别正经的跟张佳乐说了个事。


叶修在毒贩组织内部混迹那么多年,其实每次做完大交易,都会有一些酒池肉林的特殊招待。而叶修独特的自保技巧,就是在一开始就大方的表示哥是基佬。


也不是没有人给他送过男人,老叶就左挑挑右捡捡,说这个腰太细,那个屁股不够翘,还有什么长得不好看,要不就太娘们了。


有人就讪讪的笑老叶,说叶哥要求有点高啊,老叶就抽了口烟笑笑说,“哥有点挑,口刁”。


时间久了倒也没人送了,但就这么个茬,倒也有人揪着。




乐哥心说我靠你他妈的这什么破主意叫我跟你演这个,老叶就教育他这是为了组织为了任务,为了荣耀。你看看,你现在孤身一个人,也没个接应。这样吧,我可以暂时放下对老韩的意见,和你们霸图组成站前联盟。


乐哥就心里翻白眼,但是想想,叶修这说的有点道理,一咬牙,一拍老叶大腿,大义凛然的说,就这样!


然后俩人就定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由头,方便活动。




之后乐哥的日子好过了很多,一是通过了上面的考验二是傍上了叶哥(x


老叶就公开场合语言调戏一下张佳乐啊,搂个腰啊,揽个肩啊。悄悄话一下交换个情报。一时之间也没人拿他们怎么样。


这期间因为乐哥定期去领毒品,表现出来的状态让组织内部的人放松很多,也开始慢慢接触最核心的新型毒品生意。


叶修的部署在慢慢地落实,毒贩组织内部多增加了很多自己的人。而内部不可能只有叶修这一路人。




另一路人其实一直怀疑老叶有问题,也不相信叶修和张佳乐真的有一腿,只是一直没有证据,就默默派人盯着这俩。


老叶之后也跟乐哥说过,我们都这关系了,关键时刻万一需要我亲你一下你别揍我啊。这都是掩护,掩护。


张佳乐其实听不了这个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乐哥就说我现在就想揍你。




然后乐哥有一天收到了零下九度的联络,他知道这是新的线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但是他和霸图终于重新建立了联系。


乐哥就想把这个情报告诉老叶,但这个新人的出现的实际略略有些不合时宜,有一点惊动了另一路人。就老是来找叶修或者乐哥的麻烦。


正好来了一批货,比较重要,那另一路人就在毒枭前挑乐哥说这是个大显身手的机会,叶修不方便,你自己走一趟。


反正就不让他们见面,然后分开观察。




张佳乐大概一个人在外面忙活了两个月,期间一直被盯着,没法再和零下九度取得联系。


乐哥好不容易回来了,就去找叶修,当着大家面把这辈子最恶心的情话都讲了,讲的自己汗毛倒竖,别的人一边鬼叫一边留了他们俩叙旧。




大部分人其实吹吹口哨骂骂粗就算散了。但总有人不死心。


乐哥刚要开口老叶就把人按墙上亲了,搂着乐哥不让动。


张佳乐就死机了,光瞪着眼睛看着老叶。他也从来没那么近看过叶修,之前反正大家演着也就演着,老叶说你别打我那一次乐哥也没往心里去,就没想过真有这么一天。


叶修感觉乐哥动作特别僵,就捏着他手心写了个“人”。乐哥受到老叶这一提醒才反应过来,想想这大概也是任务的一环节,加上老叶吻的特别真,就不由自主就入戏了,抱着老叶脖子亲他。




张佳乐觉得感觉不坏还在神游呢,老叶就悄悄咬了他一下用气声嘲讽他说:有人你没发现,这么想哥?


乐哥被亲得还有点小喘,被老叶这么一说简直气死了又没办法反驳,但其实两个人动作还很暧昧,一个揽着对面的腰,一个抱着另一个脖子。


乐哥想说“靠!老子牺牲可大了好么”还没说就被老叶掐了一下腰,把乐哥带进怀里说“就这么说。”


乐哥心里刷过一片乱码,觉得这个人脸皮真是厚啊,各种意味上的。但也不管了,就把小秦这事情交代了。


这姿势外人看起来其实特别亲昵,就像普通的情侣之间的小动作。




后面还有一次也是乐哥那里有消息,急死了,乐哥就把内容写纸上,卷起来塞在舌头下面,把叶修带进厕所一把按住,死命瞪着叶修,一抹嘴就去亲他。


叶修也是被乐哥的奔放震惊了,然后就发现乐哥偷偷用舌尖塞过来一张小纸卷。




又一比生意来的时候,叶修带着张佳乐一起去的,交易之后是例行的庆祝,酒喝得满桌都是,但他们俩都没喝,坐一块玩手机游戏。


没人敢劝叶哥的酒,但对这个来了不久的乐哥,还是没有很放在眼里。


酒一旦喝的多了,胆子也就大了,有人上来试探老叶,说叶哥你这么多年都没怎么看上过别人啊,怎么乐哥一来,就搞上了啊。


老叶抽着烟呢,听见这么问的就看看张佳乐,正好张佳乐也看过来。叶修笑了一下对着乐哥吐出了嘴里的烟圈,伸出手捏着对方的下巴笑笑的说,“哥喜欢辣一点的。”


张佳乐魔怔了,他和叶修之间还隔着迷迷蒙蒙的烟雾,他看着叶修带着笑意的眼睛,突然有点分不清这真真假假的逢场作戏。




尖叫鬼叫口哨声一下子响起来,酒杯被一下子推到了张佳乐面前,全是来劝乐哥喝酒的。


叶修夹着烟送回了嘴里,不自觉的用手掩着嘴边的笑意,看着张佳乐手忙脚乱的挡着酒。


真真假假的,不单单是他们的演技,送来的酒也有文章。


新送来的酒加了料,显然是小弟们为了讨好叶哥特意准备的。


张佳乐第一口喝下去就觉得不对劲,他本来也不擅长喝酒,一口下去猛了,连着药性,眼前只有绚丽的光斑。


对面劝酒的人还在说着什么,阴阳怪气的调子大概是想让他难堪,也不知道是哪句戳着了张佳乐,他猛的又拿起一杯一口灌下。


张佳乐这个人对自己特别狠。叶修隐约想起来军校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一个这样的评价。


叶修发现不太对劲的时候张佳乐的手已经不稳了,叶修不动神色的拿走了他手里的酒。


“呵呵,差不多了啊“叶修笑笑,“我的人。”他把杯子重新推回了桌上。




张佳乐的酒品倒是比叶修想的要好一点,喝多了竟然意外的乖顺,不吵不闹,一个字都不讲,就是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蹭。


老叶带乐哥回房间,其实酒里的那种药就是刺激人,让人持续亢奋但是射不出来。叶修一边安抚紧张的乐哥,一边帮他脱衣服。


乐哥自己没力气,撸不出来,药效还上来了,难受的他哼哼唧唧,叶修就把他扶起来,坐到他后边,环着他帮他撸。


看起来很温柔的姿势,但当事的两个人都不太好受。几次临近高潮但是无法射精的痛苦让张佳乐难受的仰起头蹭着叶修的脖子。


而喝了酒的人体温特别高,何况还掺了药,张佳乐的温度迅速感染了叶修,两个人都一身汗。




“张佳乐,”叶修说,“你这样不行。”他突然起身把张佳乐整个翻了过来,手掌顺着脊背摸索着向下。


“忍忍啊。”像是不放心的似的,叶修伏在张佳乐的耳边留下一个安抚的吻。


叶修尽可能的让手指慢一点的进入,但是身体本能的开始排斥想要进入的物体。


“放松。”细密的吻落下来,另一只手来到身前握住了张佳乐的手,带领着他重新开始抚慰颤抖的前端。




叶修不记得用了多久才让张佳乐放松了身体,但还好让他更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手指触摸到前列腺的时候,张佳乐几乎从床上弹起来。


他慢慢的试探着张佳乐的反应,或轻或重的给予刺激。等张佳乐终于闷哼的射在叶修手上的同时,他几乎立刻就昏睡了过去。




叶修精疲力尽的从床上起来,给这个不省心的临时搭档擦干净,才去厕所解决自己的问题。


射出来的时候叶修有点出神,想张佳乐这个人不但对自己狠,对别人也挺狠的。想谣言千遍变真理,假话说一千遍就连自己也信了。


以前为了掩护说自己是个基佬,现在张佳乐来了,本来是个绝好的掩护,没想到发生了美丽的意外。




乐哥第二天醒过来头痛欲裂,但看看自己衣服也换掉了,身上也没怎么样,就看着叶修还在旁边睡,想想昨天的情况,其实心里又不好意思也挺感激的。


他一动其实老叶也就醒了,但时间还早,叶修就问他,张佳乐干嘛呢,乐哥就说:老叶,谢谢你啊。


叶修睁开眼看了乐哥一眼,翻了个身把被子拉拉高屁股对着乐哥,闷闷地说,行了,再睡会。




其实老叶自己心里承认大家说的“张佳乐长得挺好看的”,混了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几个妹子想直也没有条件。而且太危险。


时间久了看张佳乐真的还有几分顺眼。


之前叶修跟乐哥说起往事哪些人牺牲的时候还挺感慨的,因为乐哥一直以为老林也死了。


那天应该是乐哥第一次对老叶产生了微妙的好感,觉得大家都是同路人。


而张佳乐的卧底生涯相比叶修,已经幸运很多倍了。




叶修当年有一阵子对自己特别狠,因为同一批去的兄弟们都死了。当年老叶还是小叶,年轻气盛的差点暴露。吴雪峰作为嘉世的联络组长,联络不到叶修,所以他自己去了预定会面地点,顶了一叶之秋的名号。


老叶后来就没见过老吴,才知道出事了。


他最后见到老吴的时候是在一个暗室,地上看不清到底是混了血的水还是混了水的血。


当时的大哥对着叶修讲,小叶啊,这是个条子,骗的我们好苦啊,害死了好多兄弟。


听说是个挺有名的缉毒警啊,我们就给他注射了点好东西,也不多,就比平时多一点点。你看看他,直接就疯了。


叶修的手里被塞了把枪,那人又说,小叶啊,你没杀过条子吧,年轻人有野心,要往上走,这关可是要过的啊。


老叶就拿着枪,站在1米开外的地方对着老吴。


叶修看的很清楚,吴雪峰脸上满是倦容但眼神清明,他看着叶修慢慢哼起了一支歌。




原谅我,几番莽撞冲动过


原谅我,始终软弱拖累太多


人潮未冲散,当初这一伙


刀山里,火海里,从来无惧过。




有一天赶上壮丽落霞


把酒干杯松开牵挂


哼歌去,走音哪管


这刻已无价




到一天得到欢呼喧哗


心照一刻拥抱一下


当天热血挥洒


谁说白过这年华




有一天赶上壮丽落霞


把酒干杯松开牵挂


哼歌去,走音哪管


这刻已无价




到一天得到欢呼喧哗


心照一刻拥抱一下


当天热血挥洒


谁说白过这年华




当年警校毕业的时候大家一起唱过,而上一次老吴对着老叶哼完这首歌是他们出发以前,吴雪峰那时候说,小队长,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伴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消失,叶修的枪响了。枪被一把甩进旁边人的怀里,叶修的声音很冷,他说,这就行了?




老吴的牺牲让叶修想起了苏沐秋,他不知道苏沐秋到底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又是怎么死的。


联盟当年刚摸到线索的时候,苏沐秋是第一批线人,而那个时候他和叶修刚考进警校。


伞哥天分不错,当时家里没有背景,只有一个妹妹,比较容易混进组织。线人的回报在当时来看很不错,伞哥的想法也很简单,可以养家。


老叶不知他接了这个活,拿着通知书去苏家找人的时候发现沐沐面前站了很多陌生人。




还有老郭,最后倒是好不容易被救出去了,少了几根手指,两腿都落上了残疾,就退出了公安系统。而联盟当时的抚恤金很不到位,老郭的日子过得很不好,全靠老战友接济。叶修自从知道了以后就定期给老郭打钱。




当晚叶修回房就吐了,其实什么都吐不出来,潜意识里觉得恶心。然后他在黑暗的房间里抽了一晚的烟,之后就有瘾了。




叶修当年警校第一名毕业的时候,叶家其实很为叶修高兴,两个儿子都很优秀。家里一直都希望两兄弟做个官平步青云。


但老叶毕业的当口被老冯找上门谈话,知道了这个任务。老冯对叶修讲了苏沐秋的故事,讲了联盟,叶修就骗了家里人,决定做卧底。


家里就找上了老冯,说老战友不仗义啊!把兄弟的儿子往火坑里推!


就跟老冯说,你告诉我,叶修在哪儿,我现在要把他领回来!


老冯也苦啊,他什么都不能说,就说我一定保证叶修的安全!但其实两边,当年警校毕业的时候大家一起唱过。都知道,这事,根本没法保证。




潜伏到后期有一次,老叶把乐哥揽进房里抱着,乐哥想,我靠这里又没别人你干嘛你,要说情报快说。


这时候乐哥已经很喜欢老叶了,乐哥也觉得叶修估计有点喜欢自己。


但两个人都没说,那种环境下,谁都不知道以后怎么样。


所以张佳乐还是道貌岸然的推开叶修,问他干嘛呢,老叶就特别神秘的笑笑,说有新消息,就去亲乐哥。


两个人好像很多次都用接吻来作为交换任务的开始,也没考虑过合理不合理。




老叶亲爽了,就用鼻尖蹭着乐哥的鼻尖,跟他说:乐啊,告诉你个好消息,林敬言没死。


乐哥一下呆了,说你说什么?


老叶就笑笑,看着他不说话。


老叶看乐哥一直呆着,就咬了他一下,说“傻了?”


然后就给乐哥说“方锐你知道吧,现在在我们这,我们这他负责护送老林撤退,但人多眼杂,花了点时间,差点没赶上,找到老林的时候半条命都没了Balabala”




老叶一边说一边观察乐哥,看到他眼睛有点发红,就逗他说“被哥的睿智感动哭了?”


乐哥有点缓不过来,但确实很感动,就哑着嗓子喊了声,“老叶”


就一把抱着老叶去亲他,亲的有点狠,老叶被他的牙嗑的有点疼。


叶修被他亲的也有点血气上涌,他其实特别想要这种失而复得的感动,但是他没机会体会,最开始渗透的那几年太艰苦了,有些人没来得及知道怎么暴露的就死了。




这是一个真情实感的吻,大家这么多年的情感都在里面了。乐哥使劲抱着老叶,老叶也紧紧抱着乐哥。


两个人胸口贴在一起,心跳也混在一起,好多事情都更明白了,大家都起了反应。


昏暗的房间里面两个人靠在墙上互相抚慰,撸了一发,但是太长时间的禁欲和压力,只是手指的抚慰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大家都斗志昂扬。




张佳乐是那种,陷入情欲之后会遵从自己意志。投入又放的开,不吝惜欲望。


所以两个人往床上滚老叶把乐哥压在下面的时候他也没有太挣扎,这样的境遇下面,快乐就好。




就算想到有这么一天也没什么东西能提前准备,心里快感胜过了生理快感。


两个人都又疼又爽,但其实还是爽的,说不出来的东西只能靠做。身体永远比语言更有力。








缉毒任务大获成功之后,以后大家穿着军装回到联盟里接受表彰,彼此都有点认不出来对方的意味。


张佳乐把辫子剪掉了,叶修把胡子刮干净了,穿了军装,站的笔直。


两个人多少都有点眼前一亮。


那么多年那么多人的奋斗终于有了结果,乐哥和老叶作为功臣理所当然的坐在了第一排。


老叶还上去做了报告。深情并茂,真情实感。


张佳乐听着鼻子发酸,他是真正经历过的人,而他的身后,就坐着林敬言,秦牧云,不远的地方坐着方锐,莫凡。


叶修其实没有写稿子,甩甩手就上去了。讲完下来看着乐哥眼睛红红的,直勾勾看着他,都不带眨的。


老叶知道这人犯病了,就坐下来默默握住乐哥的手。乐哥还沉浸在感动和不容易当中,就听见隔壁飘来了一句“哭了没。”


乐哥……乐哥想这都是什么破人啊!怎么这么不看气氛!但老叶还握着乐哥的手。


乐哥就自己劝自己算了算了,什么都过来了,这破人就这样,看着现在云淡风轻的,刚才其实都是真情实感。


乐哥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特别温柔,特别体贴,就默默回握了老叶的手,看着他笑了笑。


这下换老叶心里嗷了一下,心想张佳乐不得了了,这几年出息了,心不干净了啊。




汇报完以后原地解散,老叶就拖着乐哥一步蹿出汇报厅躲老冯。


两个人跑出去老远,找了个椅子休息,张佳乐就抓着叶修说刚才听你作报告的时候想起当年宣誓那时候。说的特别激动。


老叶就嘲讽乐哥,说张佳乐同志,不愧是我党的好儿女啊。乐哥就跳!说你别拿老冯的口气讲话!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他了!


老叶就念叨他说:张佳乐,你是人民警察啊!面对嘲讽要保持镇定和勇气啊!宣的誓忘记了?


乐哥说这什么狗屁玩意儿我没背过!老叶就说,哦,这是美国人民的觉悟,你没有。


乐哥扑上去说你我靠叶修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吃我降龙十八掌!


就这么吵吵闹闹的走向了新的生活☆




补充设定:


联盟里反水的设定是陶轩。


其实嘉世渗入的时候还有刘皓,其实是警队的人,但是特别想立功


他没有反水,只是比较为自己考虑,曾经因为冒进害死过同事。任务结束以后就不当兵了。


这个脑坑因为是叶乐,叶乐,和叶乐!所以没有放很多人进去,但其实还有一个关于老魏,方王,可能还有虚空的番外! @韶华偏安 在写!超好看QxQ




最后希望喜欢叶乐的大家每天都有叶乐看>ззззз<

评论

热度(108)

  1. 貓貓。夜夜夜夜 转载了此音乐
  2. ?水凝12?夜夜夜夜 转载了此音乐